正在閱讀:張清,合肥家裝 的“云處理器”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掃一掃

參與評論
0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 / 家居建材 / 正文

信息未審核或下架中,當前頁面為預覽效果,僅管理員可見

張清,合肥家裝 的“云處理器”

轉載 管理員2015/04/23 17:21:48 發布 來源:網絡 作者:易匯網 811 閱讀 0 評論 0 點贊
中國社會組織評估等級評選在業內有“電影奧斯卡”評選的非常地位,能夠獲評“5A”等級猶如登上行業榮譽的最高殿堂。在合肥,在林林總總的4000多個社會組織中,合肥市建筑裝飾協會就登上了這榮譽之巔。而說起這個協會,就不能不提及一個人,他就是合肥市建筑裝飾協會家裝委員會會長張清。

在合肥建筑裝飾業,張清大名鼎鼎,這可以從他個人的榮譽職務中印證。除了家裝委會長,他還是全國優秀企業家,中國建筑裝飾委員會住宅委副主任兼執行主席、安徽省建筑裝飾協會副秘書長、合肥市建筑裝飾協會常務副秘書長。有人說他是行業的意見領袖,因為推動這個行業的發展他總能高瞻遠矚;有人說他是總舵手,因為合肥家裝業從幼小到規范到壯大,他舉足輕重;也有人說他是“云處理器”,大到中國,小到合肥,有關建筑裝飾業的紛繁數據,他信手拈來,旁征博引。于是,也就有人總結,張清,堪稱合肥建筑裝飾行業的一個傳奇。

1

一場飯局改變人生

既然是傳奇,就應當有一些奇異之處,張清入行建筑裝飾這個領域就很奇特,他自己調侃:一場飯局改變了我的后半生。

2001年,安徽望江縣的主要領導到合肥召開一場同鄉會。望江素有“工匠之鄉”的美譽,父教子,師帶徒,許多望江人都傳承了一身建筑裝飾的好手藝,并漂流在全國各地掙錢養家。此行宴請遠在合肥的能人同鄉,縣領導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希望有能人將富余的望江手藝人組織起來,“有錢出錢,無錢出力”,為家鄉的農民工就業找出路,更為家鄉的經濟發展凝心聚力。

張清并非手藝人,此前他的身份是省廣播電視廳的一名高級經濟師。然而縣領導對他的盛情與期望讓他觸動很大,一種使命感油然而生。用他的話來說,他有些“蠢蠢欲動”了。

愿望隨后轉變為行動。此后,張清針對合肥的建筑裝飾市場進行了一番調研。上世紀末,房地產業的崛起為家裝行業的發展提供了巨大空間,合肥的房地產業也開始進入高速發展期,但與此不對稱的是,合肥在工商部門注冊的家裝公司僅有3家,也就是說合肥的市場空白多,空間大。

有了調研結果做依據,張清毅然下海。2002年初,他注冊成立了安徽省綠色風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并擔任總經理,主打合肥的家裝市場。張清的人生角色由此發生巨變,從建筑裝飾的門外漢變身行業領頭人。當然,他首先招入旗下的都是望江的老鄉。這家公司以良好的服務與技術迅速在合肥打開局面,并為200多名望江鄉親施展手藝找到了人生舞臺。

讓張清欣慰的是,公司成立第一年,他的望江員工就開開心心地能帶上3萬元返鄉,第二年這個數字就變成人均5萬元。當年擺下同鄉宴的縣領導被張清濃厚的鄉情感動,專門為他再設慶功宴,以感謝他為家鄉經濟發展做出的貢獻。

2

十年一劍規范市場

綠色風經營得風生水起,張清卻又主動請辭總經理,這又是為什么?

2004年,為了規范和推動合肥家裝行業的良性發展,合肥市建筑裝飾協會家裝委員會成立。張清是重要發起人之一。

眾所周知,家裝行業是個起點低的行業,難免魚龍混雜。一個數字或許可以說明問題。從張清成立綠色風裝飾公司到現在,10多年時間,合肥裝飾公司已由當初的3家激增到現在的近千家。這是一種繁榮,但也容易滋生問題。

站在行業的角度,在張清看來,家裝涉及千家萬戶,是“小工程、大產業”,在迅速發展同時也帶來各種誠信和侵權問題,小而言之,侵害了業主的利益,大而言之,則對社會和諧穩定帶來危害。厘清家裝行業問題,張清認為,家裝委員會應當仁不讓地成為政府之外一支重要的社會組織力量。

身兼家裝委員會會長與綠色風總經理兩職,張清感覺難以面面俱到,2006年,他再次毅然放棄了綠色風的總經理,全身心投入到家裝委員會的工作中。

行業規范是張清主政合肥家裝委的第一要務。早在2005年,在包括他在內的4位知名企業總經理的倡議下,合肥家裝行業成立了第一個企業自發組織的行業自律性聯盟——合肥市誠信家裝聯盟。該聯盟本著為社會負責、為行業負責、為消費者負責的態度,提倡誠信經營。該聯盟成為凈化合肥家裝市場的“啟動器”。

規范行業既要依靠政府的監管,依靠企業自律,也要依賴市民的“覺醒”。他提議家裝委設立合肥市第一家裝課堂,長年免費為市民講課,每年花費數萬元為有家裝需求的市民免費進行講課。他經常不辭辛勞,奔波在外做家裝講座和報告,現已培訓聽眾超過10萬人。此外,他還針對家裝業投訴最突出的質量問題,創辦了全省第一個規范的家裝監理機構——合肥市天鵝湖家裝監理中心,直至今日,仍在堅持為成千上萬的家裝業主免費驗房。

家裝投訴是一個難解之題,而張清帶領家裝委專業技術人員承擔起這一政府職能,每年直接處理各類投訴200余起,為規范家裝市場發揮了難以替代的獨特作用。

2013年,在張清的極力推動下,合肥試水家裝“三方協議”。該協議對涉及住宅裝飾裝修的三方,即物業單位、裝修單位和裝修業主的權利和義務進行平衡和規范,被認為是“徹底解決住宅裝修這一令人頭痛的‘老大難’問題的利器”。張清以及合肥家裝委也因這一規范市場的重大舉措屢屢被中央媒體報道。

市場是千變萬化的,家裝市場中的熱點、難點也在不斷變化。張清認為,要發揮家裝委引導、監督市場發展的作用,他必須隨時把握市場動態,掌握各種信息,為此他牽頭建立了相關行業聯盟和信息交流平臺,創建“合肥家裝委網”,這或許也是他被譽為家裝領域“云處理器”雅號得來的內因。

如今,家裝市場上,“住宅精裝修”以及家裝公司的“020”模式方興未艾,但問題和隱患也已然浮現。如何對新出現的問題進行監督、引導和規范,這臺“云處理器”又在積極運轉中。

3

一種精神支撐前行

10年轉瞬即逝,合肥建筑裝飾協會家裝委員會在張清的牽頭組織下,由小變大,由弱變強。有一種“不對稱”或許能加以說明。

合肥的建筑業在全國只能處于中游水平,但家裝行業卻傲立全國第一陣營。

在行業人員的構成上,中裝協住宅裝飾委員會的領軍人物中,張清是執行主席,而在全國80多名副主任委員中,合肥就占有9席。在家裝企業層面,全國“百強企業”評選中,合肥的企業就有9家榮耀當選。

此外,像全國各地家裝委員會組團來肥參觀取經,行業峰會選定在合肥舉行,都是與合肥家裝行業在全國的影響力息息相關。而兩年之內,四度被中央主要媒體報道,更是在行業內絕無僅有。

合肥的家裝行業能夠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固然是所有從業者共同努力的結果,但其中也必定有張清和合肥家裝委付出的汗水和辛勞。張清多次說,他的責任是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使合肥的家裝企業從家裝工程承包商提升為家居文化集成商。

家裝行業是有局限性的,但作為家裝委這樣一個社會組織,它更有鮮明的社會性,因此張清也希望,他和他所帶領的合肥家裝委能有更多的社會責任感。

2005年,在張清和家裝委的倡導下,四家會員企業來到長豐縣三十頭小學,每家企業資助了5個貧困生。

2007年,張清聯合7家企業,到位于大別山區的金寨縣青山鎮青山小學,每家選擇7名貧困學生進行資助。

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天,張清召集家裝委常委開會,當場捐款20多萬元。此后捐款不斷,最終合肥家裝行業共為汶川災區捐出260多萬元。

2001年,張清與建材商會共同組織20多家企業向定遠縣七里塘鎮四家劉小學捐贈了一個圖書室和7萬多元的文體器材,給80多名貧困生發了助學金。

而不為外人所知的是,張清先后以個人名義資助過7名貧困學生。

張清信奉一句話:人總是要有一點精神的。從機關到經商再到管理協會,張清人生三部曲的每一部似乎都有一種精神力量在支撐,而這種精神力量的核心也許就是奉獻。


已有0人點贊

2ce31750-181d-4306-a491-10a8916c862f.png

0條評論

 
承諾遵守文明發帖,國家相關法律法規 0/300
三级片免费在线观看